logo
logo
 [省局] 首页 > 公路文化 > 正文

致青春——记父辈们的道班青春

贵州省公路局门户网站 www.gzhighway.gov.cn 2018-09-25 来源: 水城公路管理局
【字体: 默认】  [打印]  [收藏此页]
 
   随山风而行,同星光而栖,梦里我见到父辈们笔直的脊梁,挥洒着烈日下的汗滴,笔直的公路上,他们是最美的风景,今天我要讲述的是他们的故事,也是他们的青春。
   那时的道班红砖白墙,绿树成荫,鸟语花香,从乡间远远看着美极了,那时他们来到这儿,把青春也写在这儿。
   欢迎他们来到的是他们的老前辈、老工人;这些老前辈的脸上写着沧桑,多数人已经在这儿成家,坚守了数十个春秋,他们有着一种普遍的特质就是乐观,虽然没有文化,屏蔽于繁华与喧嚣,但又像是一种超然世外的人,只是简单地秉承着天生的善良和责任,为年迈的父母幼小的子女尽着一份该尽的心、出着一份该出的力,正是这种看似矛盾着的东西,让青年们越心生敬意,很快便融入了他们的生活、工作。
   夏有酷暑,冬有寒冬。每个季节他们的工作都不一样,最害怕的就是补油路,几百斤重的油桶需要人工装卸,炽烈的油锅需要人工搅拌,那都是最辛苦、最危险的工作,男青年们总是默默承担着这些工作,偶尔会听闻有其他道班的同志受伤的消息,女青年们提醒他们要小心,而他们眼中充满了坚毅、责任,还有男生那份天生的力量。他们最喜欢的工作是刷行道树,他们像一个个粉刷匠,沿着路,像极了晴天里的鸟儿,从这颗树到那颗树,唱着动听的歌儿,在山间、在路上、在风里。最无趣的工作是清理边沟,脏、累,延绵的边沟一眼看不见头,好不容易到了中午休息时间,大家会找一个阴凉的树下拿出带好的饭盒,大快朵颐。然后女青年们也许会去摘点野花,也许会去摘点野菜,还也许会拿出针线,织起不知给谁的毛衣;男青年们也许会陪老同志们打上几盘扑克,下上两盘象棋,偶尔还会在起哄声中,两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扳上了手腕。
   工作很辛苦,抬不完的泥巴、撒不完的砂,酸痛的胳膊,灌了铅一样重的双脚,使得青春年少的他们一下子感到未来渐渐灰暗下来,偶尔在煎熬中度过一小段日子,心烦意乱也只能彼此之间念叨下。因为年轻,容易被感染,老同志打趣两个玩笑,也忽的笑了起来,心中暗暗告诉自己,那些理想与梦想一定要坚持,一定会实现。工作日复一日,老一辈的工作渐渐交到他们手里,他们有的当上了班长、有的当上统计员,橘红色的身影传承着一代又一代人的信念与坚持。
   在那个物质极度缺乏的年代,他们的日子很清苦,每周他们会抽出一天,让两个女青年到附近的集市上去买点菜,起初的两天会有肉吃,是伙食最好的日子,剩下的几天只有蔬菜。每天最大的乐趣,也许是看看道班对面铁路上每天一班的火车;也许是去道班后山上看看种下的一小片玉米地;也许是三五成群,带上小盆去河边洗衣服;也许是晚上点上煤油灯,一帮同志坐在一起聊天说地;有时,他们也会很想家,想念父母朋友,会情绪低落,可是一次野炊团员活动,却又让他们忘却了愁绪,第二天迎接着清晨的曙光,拿上工具,踏上漫长的公路。
   如今说来,他们的故事里一切很平淡,没有大起大落,只有静静的花开花谢。后来,有的男青年和心仪的女青年成了家,结了婚,住在道班上,有了他们的孩子;再后来,这样或那样的原因,他们离开了道班。他们的青春就这样湮没在了时间的长河里,看着他们泛了黄的照片,我也会感慨于他们把青春默默献给了这条厚重的公路,留在了道班,却无怨无悔。
   同岁月而歌,随初心而行。在梦里我听到父辈们清脆的歌声,他们坐在道班大门的台阶上,唱着歌儿,洋溢着青春的笑容。万里归来颜愈少,微笑,笑时犹带岭南香。 试问岭南应不好,却道:此心安处是吾乡。(蒋有国
【编辑:省局办公室】
相关链接
收藏本页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
主办:贵州省公路局 贵州交通信息与应急指挥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黔ICP备 05001092 号
政府网站标识码:5200000134 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60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