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logo
 [省局] 首页 > 公路文化 > 正文

公路养护﹒道班情缘

贵州省公路局门户网站 www.gzhighway.gov.cn 2018-11-08 来源: 水城公路管理局
【字体: 默认】  [打印]  [收藏此页]

 

  从来没有想过会与公路结上不解之缘,更未曾想到成了个名副其实的“路二代”。算上退休在家的父亲,一家人就有7个人奔赴在公路建设线上。

1990年在长海子道班实习,铺筑路面中途休息

  1990年8月,我们七个同学从贵州省交通职业技术学院(原驾驶技工学校)一起毕业先到水城段实习。在一个标有“以道班为家、以养路为业”道班房面前,初次接触的道班——长海子道班,是当时我们的实习基地,所谓的“养护黄埔军校”。

1990年在长海子道班实习期间与青年团员活动留影

  “严格要求自己,做一个有知识、有文化的养路工人” 是穆老班长对我们常说的一句话。第一次接触撮箕、夯刀、铁锹、大锤等笨重的养护工具;洒花泥、铲路肩、铺筑坑槽、清理边沟、打碎石等公路养护生产任务就是当时实习的内容,与我们所学的道桥专业知识毫不相关。本满怀希望、雄心勃勃地准备大展宏图的我们,等到却的是下道班、出苦力。“刚从学校出来就到这种地方”心中的苦不知从何说起。大家情绪低落、心烦意乱。使年少的我们顿时感到没有多少希望和念想,“难道所有的希望就此破灭了?”

1990年4月在长海子道班实习留影

  现实就是如此,毕业以后大家分配在了各个道班。那时管养的路段几乎都是泥路,每条线上十公里左右一个道班,每班十多个人,养护生产繁重,每天都要做补坑槽、清理边沟、铲路肩等一系列的养护任务。遇上毛雨天气,大家便全幅武装,雨鞋、草帽、围腰、袖套,干完活鞋底下粘满厚厚的泥土,走路都很困难。可这样的天气它却是最好的补路时节,不用抬水,铲除路肩上堆积的泥土(顺便清理路肩,一举两得)与砂石拌和就可填补坑槽。但有时候因一夜大雨就会前功尽弃,路面又出现小坑小槽,泥巴冲跑了,留下的尽是凌乱的碎石,又得重新铺筑坑槽,洒花泥来保养路面。

1992年底各养护段青年团员代表参加青年团代会

那时,班上最好的机械设备就是小型碎石机,我们自备砂石材料,一大整块石头要先用锤子破碎成小块,才能“喂”进碎石机的机口。打一天砂石下来,耳朵都会震得轰隆隆的,全身灰白。下班后,整个人都累瘫了。记得1996年2月1日的清晨,天气寒冷,路段全部凝冻,班里首要工作就是防冻防滑,好让返乡的客车顺利通行。在道班(原窑上道班)门前,当时上班的6个人搭上了水城县交警支队去执行任务的车,当车辆行驶至省道煤兴线马落箐处时,因路面冰冻太滑整个车翻了下去,班里的6个人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,伤势较重的是刘班长,因腰椎受损在床上躺了几个月才好。可好心的交警段建平同志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去世,这是我们道班上每个人心中永远的痛。我因身体伤病逃过这一劫。

  因上班离家远,所管养的路段上根本没有什么吃的卖,中午大家都是自己带饭或者图方便就买几个馒头。午休嘴馋的时候,就用馒头和当地的老乡换烤土豆吃。下了班没有交通车辆,住城里的同事都是搭顺风车上下班,拉煤车、拖拉机、中巴车……什么都坐,过往车辆的驾驶员一般都会停车顺搭,也真是很感谢他们。

1998年水城段参加职工篮球运动会留影

   “晴天一身灰、雨天一身泥”这就是当时养路工人最真实工作写照。当时的养路在社会上并没有什么地位,就连当地的老乡们都瞧不起这养路工作,说我们是“拿工资的农民”、“农民好歹要分农忙农闲时,而我们是一年365天,不分时节,天天有活干,比农民都不如”。不仅如此,道班工人家的孩子上学、男同志们找伴侣都成难题,女同志们也总想找个有能力可以帮忙跳出这火坑。

  虽然道班的养护工作很脏、很累、更苦,生活环境也单调、乏味,可老一辈的养护工人们毫无怨言、兢兢业业,没任何要求,一生都奔波在公路战线上。如今,他们年老体衰,伤痛累累,有的已作古,可他们的爱路、养路精神,值得年轻人去学习和传承。随着时代变迁,科学技术的发展,各种养路技术不断在发展、创新,“养护站”一个新的名词取代了“道班”,养护机械化服务代替了人工操作,工作环境大有改善,大多数的养护工作者都是有文化、有知识的公路管护人。而那一段在养护段道班的工作、生活、经历,留给我的是一辈子难忘的记忆和不舍的情缘。(陈文淑

【编辑:省局办公室】
相关链接
收藏本页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
主办:贵州省公路局 贵州交通信息与应急指挥中心提供技术支持 黔ICP备 05001092 号
政府网站标识码:5200000134 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605号